Jan's Tech Blog

where technologies are annotated

上載隨街便溺照,遭Facebook刪相再禁言

這幾個月,我有兩位朋友不約而同的做了一件事,而且亦不約而同的得了同一個後果。他們上載了之後一直被人檢舉,直至Facebook把「違規照片」移除。

早兩個月友人Alan到迪士尼玩,遇上中國大陸的家庭讓小孩隨處便溺。他們通知工作人員勸告他們可到附近洗手間,但不果。最後友人拍了小孩在酒店(非洗手間範圍)便溺的照片,再上傳至Facebook。

但不久,Facebook就告訴他有人檢舉他的照片,因為有「裸露」成份。Facebook一方面移除了該違規照片,同時限制友人不能發Post一天。

然後朋友為照片的「裸露」部份打了格子。再上載照片,但再被剷照片兼禁言,這次是禁三天。解禁後再打厚格亦被「檢舉」,第三次更禁言一星期。如是最後這三次上載都不果。

另一朋友uituit上載了一張孩童在銅鑼灣Apple Store內便溺的照片到Facebook。明明接連Apple Store的Hysan Place有廁所,而且打理得很整潔。但這家庭就是要在Apple Store就地解決。

照片上載了兩天,Facebook又通知我這朋友有人檢舉,所以要移除照片,可幸未需禁言,但及後檢舉的人繼續找我這朋友的麻煩,竟然連他的profile pic也report。(他的Profile Pic其實只是朋友幫他畫的卡通樣子)

你試過成功檢舉其他人的內容嗎?我試過,因為曾有人拿我的照片去做惡作劇,但似乎因為勢孤力弱(其實也有朋友幫我Report),最終只有敗訴。早前黃之鋒檢舉某組織拿他的照片來亂改,再呼籲網民幫忙,但也沒有效。只是某一些人這麼輕易就可以把那些隨街便溺照片檢舉至下架,甚至影響他們原來的Facebook活動。我猜必須有很多人「齊心」參與這回事,才會事成。

不知Facebook有沒有意思去改善一下這檢舉制度。其實中前政治漫畫家Cuson Lo又是被查封過。單以最近幾宗事件來看,Facebook現在的檢舉第一Round都是以機器作判斷,如果人數夠多,順利檢舉的勝算也較高。但這種的機制令真正騷擾人的內容就繼續留在Facebook上,就如黃之峰檢舉香港培青社拿他的照片來搞,但最後可能未夠多人一起檢舉,最後都是徒勞無功。

相關文章:
高登發動一人一檢舉反亞歷山大
馬航MH17空難,各航空公司Facebook致哀,星航訊息涼薄捱轟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